虐恋亚文化_性高潮_奇狐两性 
奇狐两性
首页 > 性爱行为 > 性高潮 > 正文

虐恋亚文化

2019-03-29 14:11:12 奇狐两性 0

摘要: 在虐恋亚文化中,虐恋者之间的关系是各种各样的。从关系的时间长短看,既有短期的临时伴侣,也有长期伴侣,有些甚至是夫妇关系;既有几十年的关系,也有几个月几天的关系。从生活方式的角度看,对有些人来说,虐恋

在虐恋亚文化中,虐恋者之间的关系是各种各样的。从关系的时间长短看,既有短期的临时伴侣,也有长期伴侣,有些甚至是夫妇关系;既有几十年的关系,也有几个月几天的关系。从生活方式的角度看,对有些人来说,虐恋的角色是“全天候”或“专职”的生活方式,譬如一些男女“主人”和他们的男女“奴隶”的关系就是这样;对另一些人来说,虐恋只是“临时工作”式的或“兼职”式的,周末相聚或假期共同出去度假。从虐恋的角色扮演来看,有的像父与子的关系;有的是主人和奴隶的关系;有的是教师和学生的关系;有的是典狱长与囚徒的关系;有的是军官与士兵的关系等等。关于角色互换问题,既有施虐受虐角色始终固定不变的关系,也有施虐受虐角色互换的关系。从性别来看,则可以概括为四大类:第一类是男性施虐女性受虐;第二类是女性施虐男性受虐;第三类是男男关系;第四类是女女关系。
  尽管虐恋关系之间差异如此之大,它们还是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
  虐恋的第一个最重要的共同特征是,参与者是自愿的。这就是真正的暴力及其施暴者、受害者与虐恋关系的根本区别之所在。虐恋就像色情领域的阴和阳,相互的关注和尊重是最重要的。在相互自愿和尊重这些原则中,最重要的原则是自愿。正如一位研究者所说的那样:“自愿是虐恋的核心概念,如果一个人不是自愿的,那么‘地牢’的门对他是关闭的。”(Polhemusetal,114)
  有一种相反的观点认为,一位真正的施虐者对于自愿的受虐者不会感兴趣,而只对不自愿的受虐者感兴趣。为证明这一观点,德鲁兹(Deleuze)举萨德和马索克作品为例分别做为不自愿的虐恋活动与自愿虐恋活动的代表:在萨德的小说《朱丝汀》中,一伙虐待狂教士的一位受害者说:“他们希望能够确知他们的罪行能带来眼泪;任何女孩只要是自愿来这里的,他们就会把她赶走。”在马索克那里,情况完全相反:受虐是自愿的。在他看来,一个受虐狂男人容不下一个真正的施虐狂。他当然会要求拷打他的女人具有某种特征,但这些特征要由他根据自己秘密的计划来塑造、来训练、来规定,一个真正有施虐倾向的女人是绝不可能胜任的。在马索克的《穿貂皮衣的维娜斯》一书中,受虐者塞弗林是施虐者万达的老师,他不得不训练她怎样扮演女主人的角色,直到她能胜任。而在萨德那里,是完全没有协议可言的。这就是自愿的虐恋关系与不自愿的虐恋关系的区别。因此马索克的世界与萨德的世界毫不相干。德鲁兹还把这种区别引伸为施虐与受虐这两种人格的区别:受虐者即使没有身在梦中也愿意以为自己是在梦中;而施虐者即使是在梦中也不愿相信自己是身在梦中。(Deleuze,13,41-42,72)
  按照德鲁兹的这种说法,在萨德那里,施虐与受虐双方的关系是被迫的,而在马索克那里,双方的关系才是自愿的。对于这两位作家的作品而言,这种概括或许没错,但是必须指出的是:现代人的虐恋实践与萨德小说中的人物及其活动方式有很大不同。此外,在幻想中的萨德式行为与现实中的萨德式行为是有区别的。在虐恋活动的现代形式中,如果施虐与受虐双方有一方是不自愿的,关系的性质就改变了:它将不再是虐恋关系,而是施暴者与受害者的关系,因此应当不再属于虐恋关系的范畴。应当将真实的虐恋关系与幻想中的虐恋关系加以区别:有许多虐恋者在幻想中将虐恋关系想像为非自愿的、被胁迫的,因为这类幻想更能使他们动情,但是他们并不愿真正陷入这种关系之中去,他们与虐恋伴侣之间的关系也不是被迫的,而是自愿的。即使是那些通过签合同等方式陷入主奴关系的人、那些以主奴身分为生活方式的人,这一关系的最初建立也大多是自愿的,而不是被迫的。因此,还是没有超出自愿的范畴。
  虐恋活动的第二个共同特征是,在活动之前双方往往会事先就角色分配、活动内容、情节场景等细节做好约定。虐恋活动中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则是当事人在举行活动之前就整个活动做坦诚而详尽的讨论。一旦决定建立关系,双方大都会对即将发生的行为细节做出详细的约定。施予和接受,肉体痛苦或心理羞辱,大多遵循一个事先仔细安排好的脚本。对预期的情节的任何改动都有可能降低性快感的程度和活动的满意度。
  双方必须要约定的内容有:什么样的剧情和角色可以使双方得到性唤起;要不要有第三者或更多的人参加,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双方能忍受的限度是什么;可不可以使用“安全词”(safeword。因为在行为过程中,当一方说“不”或“停下”时,对方不知此话是真是假,而且说“不”的一方可能在束缚中,不可能主动躲开他已经不再能忍受的疼痛,为这种情况事先约好的词就是安全词);采用什么样的性安全措施;什么样的行为和角色会唤起不愉快的回忆因此是应当避免的;什么时候结束这次活动等等。如果违反了事先约定的情节,虐恋活动会出现危险,导致惊慌和愤怒。因此在商业性虐恋活动中,施虐一方要有精神和物质两方面的技巧,一位虐恋专职女主人(dominatrix)说:“在B&D活动中,的确需要懂行的人,因为它很容易失控。你必须始终保持冷静。”(McClintock,inGibsonetal,226)
  虐恋活动的第三个共同特征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总是由接受者(有受虐倾向者)而不是由施予者(有施虐倾向者)来安排和控制活动的内容和程度。受虐者清楚知道能唤起自己性欲的疼痛的程度,因此他们在性活动之前大多与伴侣协商妥当,使自己所能承受的疼痛限度不致于被超过。在金赛收集的档案中,有一部虐恋活动的记录片,其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位施虐者把燃烧的蜡烛油滴在被捆起来的伴侣的阴茎上。但是,在做这件事时,他极其仔细地观察受虐者的表情,当他看到对方快忍受不了时,就会把蜡烛移开,直到蜡油冷却。一位观察者说:我突然意识到,实际上是受虐者在控制着施虐者的手。
  有人甚至认为,虐恋行为可以被视为受虐者的自慰活动在戏剧舞台上的演出。施虐者所出演的角色是为了帮助受虐者实现他的幻想。受虐者对整个表演的控制权和导演权必须受到施虐者的尊重。如果施虐者超出了约定的角色,例如,如果施虐者把受虐者鞭打得太厉害,超过了受虐者的忍受限度,如果施虐者对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过分投入或者过于自行其是等等,整个游戏就失败了。当然,在一次成功的虐恋活动中,虽然是受虐者在控制整个事件过程,但是施虐者必须有很好的直觉,知道什么情况下应当继续,无论受虐者在怎样哭喊、抗议;什么情况下应当停止。
  虐恋群体的第四个特征是,受虐者多于施虐者。弗莱德(NancyFriday)在她对3000名男性的性幻想的调查中发现,在这些男性的性幻想中,统治女人的欲望似乎是个例外,而不是规律。在她的调查对象中,男性受虐与施虐的性幻想的比例是四比一。她的调查结果与对卖淫业的调查结果相符:她们的顾客中,花钱做受虐者的人数要超过做施虐者的人数。男人几乎像女人一样喜欢在性幻想中选择受虐的角色。
  对这一现象有这样一种解释:在虐恋活动中,施虐一方比较费力,他(她)必须掌握所发生的一切,发明各种情节动作,注意掌握限度,不能使对方受到真正的伤害,而受虐一方只须听命而行,比较轻松。因此据圈内人说,受虐者的比例总是大大超过施虐者的原因在于人性的懒惰,以为去做事不如听命去做事。传统两性关系中一向由男性占据的光荣的统治地位,在虐恋关系中无论对男人女人都丧失了吸引力。由于需求巨大,社会上已形成了一个被称作“为受虐倾向服务者(masochistservers)”的人群,他们并不一定是喜欢统治角色的人,但同意扮演这一角色。除了心理原因,受虐角色更吸引人是因为它收益更大:受虐一方总是处于注意的中心,是虐恋戏剧中的真正消费者;施虐一方只是在满足他或她的欲望,是虐恋活动中的服务方。
  虐恋关系的第五个特征是,施虐倾向和受虐倾向往往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即虐恋的主动形式与被动形式常常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这是弗洛伊德最先提出的看法,他说:“一个在性关系中能够从对他人施加痛苦中感到快乐的人,也能够享受从性关系中接受痛苦的快乐。一个有施虐倾向的人通常同时又是一个有受虐倾向的人,虽然这一变态的主动或被动方面在他身上发展得更为强烈,在他的性活动中表现为主要倾向。”(Freud,1990,103)他认为,施虐者大多有过受虐的经历:恰恰因为施虐者自身曾经有过将快感与痛感联系在一起的体验,他才能够通过施加疼痛获得快乐。如果一个施虐者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将痛感与快感联系在一起的受虐经验,他很难从他人的痛苦中发现快乐。而且,弗洛伊德还认为,这种对立面的结合“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他将这种现象同双性恋中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的结合联系起来,这两者的区别和对立在心理分析中常被表述为主动性与被动性的区别和对立。
  但是,一些虐恋者从个人经验角度出发,不同意这一观点,例如马库斯就说过:“作为一个有受虐倾向的女人,我唯一难以接受的理论是,我同时又是个有施虐倾向的人。”(Marcus,58)这虽然只是从她个人的感受得出的结论,但是可以肯定,有些虐恋者只喜欢施虐角色或受虐角色,从来不换为另一角色,也找不到扮演另一种角色的感觉。
  虐恋活动的第六个共同特征是幻想的极端重要性。在虐恋活动中,幻想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在一些实际案例中,一位因杀鸡的景象而性唤起的人渐渐变成一见到鸡腿就会唤起;一位因学校鞭打学生而性唤起的人会变成一看到绷紧的裤子就性唤起;一位因献祭幻想而唤起的人变成只要看到被捆绑起来的男人就唤起;还有人听到铁链的响声或听到“鞭打”一词就性唤起。这是否说明幻想是不重要的了呢?瑞克的看法完全相反,他认为,这些景象恰恰成为幻想的释放闸门,一旦开启这道闸门,所有的幻想就喷涌而出。有些有受虐倾向的人仅仅因为受责骂受羞辱就可以得到性兴奋。他遇到这样一个案例,当事人只要听到父亲常说的一句话“你小心点,不许再犯”就会感到性兴奋,他跪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听这句话,直到最后他带着恐惧的表情说:“我可以站起来了吗?”(Reik,216-221)幻想显然在这里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弗洛伊德也注意到虐恋的幻想因素,他说:“在一些个案中,当事人对受鞭打的真正经历感到不可忍受,但在后来的幻想中,情形却会发生微妙的变化,幻想中的惩罚总是不会给儿童带来严重伤害的那一种。”(Freud,1990,218)
  虐恋活动的重要理论家柯丽菲亚(PatCalifia)说:“理解虐恋的关键概念是‘幻想’。所有的角色、对话、恋物癖式的服饰以及性活动,都是一幕剧情或一种仪式的组成部分。参与者是在扩展他们的性快乐,而不是在摧残对方或压抑对方。一个施虐者或受虐者完全清醒地认识到,在虐恋游戏中的角色绝不适合于同其他人的交往,幻想中的角色也绝不是她的全部本性的总和。虐恋亚文化是一个剧场,在其中可以上演性的戏剧……”“三年前我决定不再忽视自己的性幻想。从两岁开始,我就开始构造一个私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充满统治、服从、惩罚和痛苦。禁忌、意识的觉醒和治疗都没有能够损害这些可怕幻想的魅力。”
  虐恋活动的第七个共同特征是其游戏性质、表演性质、仪式性质和象征性质。虐恋活动的主旨是将现实转换为戏剧,以及身分和角色的转换:奴隶转换为主人,成人转换为婴儿,痛感转换为快感,男性转换为女性,然后再换回来。这也是它同真正的残忍与暴力的区别之所在。在大多数情况下,此类活动都只包含轻微的或游戏性的伤害,很少导致真正的肉体疼痛和暴力。在虐恋社群中,人们将伤害(hurting)与戕害(harming)做出了区分。前者只造成心理或生理的痛楚,后者才造成真正的需要医药救治的肉体伤害。在虐恋活动中,真正造成性伙伴受伤到需要救治程度的情形是极为罕见的。发生在陌生人之间的无缘无故的暴力不会使有受虐倾向的人感到性感,也不会进入他们的活动中去。
  作为一种游戏和戏剧,虐恋活动有它的游戏规则。有人对虐恋游戏规则做了如下概括:
  一、在上者和在下者在称谓上有区别。
  二、在上者与在下者在所占据的位置上有区别。
  三、在下者所穿衣物应当比在上者少。
  四、在下者应当穿传统仆人的服装。
  五、在下者应当穿异性的服装。
  六、在下者应当被捆绑。
  七、在下者被禁止说话,或只可遵命说话,戴眼罩或戴面具。
  八、在下者达到或禁止达到性高潮应当遵命而行。
  九、在下者应当被当作家具或动物来对待。
  十、在下者的身体上应当被穿上铁环或打上烙印,表明主人对他的永久所有权。
志强新婚不久,妻子在关心丈夫、操持家务、孝敬公婆等方面几乎无可挑剔,唯在做爱时紧张不安,瑟瑟发抖,几次他想强行与她交合,虽未被拒绝,可还未挨到她的下体,她竟大汗淋漓,尖叫着差一点儿昏死过去。
  望着可望不可及的妻子,他难受极了,但又毫无办法,导致现在两个人都害怕夜晚的到来。
  其实,新婚女性因房事而紧张,恐惧不安是一种常见现象。除少数是因为成年之前受到过“性伤害”,而形成了性心理障碍导致外,绝大部分都发生于正常女子。
  因为女性在生理、心理、性观念等方面都与男性有一定的差别,不仅性唤起较迟,而且对性生活的羞涩感也比男性重。
  新婚之夜,突然有一个男子在自己身边,将要为他的缘故遭受一次新奇而且痛苦的经历,她自然会有一些胆怯和踌躇,处于一种心神不安而又满怀期待的心情之中。
  而新婚之夜的男子往往是理智为热情所淹没,以至于采取突击式的接近方法,使新娘的不安和恐惧剧增,形成了“一个跃跃欲试,一个欲拒不能”的局面。
  此时如不顾新娘内心的痛苦,强行交合,势必伤害她的心理,不仅夫妻生活无法和谐,甚至会因而形成心理障碍,成为难以逾越的婚姻障碍。
  所以,新婚之夜,新郎要了解新娘这些心理特点,理解新娘的心情,用理智控制自己的热情,用爱情博取新娘的完全信赖,化解其内心的不安。
  当客人散尽之后,先不要急于就寝,可陪新娘说一说话,缓解一下劳累紧张的身心,或暂时离开一下洞房,让新娘可以脱去衣服,有一个心理上的准备。
  就寝之后,首先要卧在新娘的旁边,轻轻的爱抚她,温温和和地用手摸她的脸,双手和肩部,使她感觉丈夫触摸她的身体是一种幸福。在她没有任何反感,身体悄悄向新郎挨近时,一面动作,一面用表示爱情的话语向她叙述,告诉她你是如何地爱她,俩人结合后将永不分离等。
  这些做法可以帮助新娘克服羞怯和恐惧,释放内心的不安。最后新郎可一步一步地将身体与新娘紧紧挨近,使她感到新郎的温暖。而她的性欲亦渐渐为这样的挨近所激动。
  这些温和的动作、甜美的语言和亲密的接吻,越来越激烈,不久就可觉出新娘对于新郎的情爱和逐步的逼近已经起了反应,再继续抚摸、接吻、拥抱和交谈一阵子,待新娘也有了强烈的性欲时,便可正式交合。
  这种双方都达到性唤起时进行的肉体结合,才是灵与肉的巧妙结合,才可使双方都享受到那种难以言状的快乐和甜蜜。等到性交合已经圆满完成,那么新娘所有的羞涩和惧怕便会自然地完全消失,存留在脑海里的便只有爱丈夫的心和应尽做老婆义务的感觉了。至此,便为家庭生活的幸福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假使新郎抚摸她的秘密部位,她还是感觉有一些恐惧,拒绝新郎或将新郎推开的话,新郎决不可独断专行,而应该暂时中止进展。
  然而可以继续尝试接吻或者拥抱,看能不能将新娘的拒绝慢慢克服,假使新郎觉得新娘的拒绝是真实的,一时难以克服,便应停止进行,待来晚再重新开始,千万不要操之过急。
  总而言之,有理智,有耐心,有技巧,是开放的丈夫征服“害羞”老婆的唯一窍门。
  有的女子阴道前段较窄,可涂些滑润剂,使阴茎容易进入或男方先用手指将阴道慢慢扩张后再性交。有的小俩口因操办婚礼,已十分劳累,这时就未必进行初夜性生活,可相互表示爱意后休息,把首次性生活推迟到第二个夜晚。
手机版访问: 虐恋亚文化

相关阅读

女人什么时候最想要爱爱 安全性虐待的五大实施技巧 女人性幻想的对象有哪些 为什么会产生性变态 虐恋亚文化 男性普遍的性变态心理有哪些 你是双性恋吗 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双性恋者?
  • 大家都在看

    网站声明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来源:奇狐两性”字眼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奇狐两性”,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不涉及任何商业用途。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以便我们及时做出处理。

    热门推荐

    你究竟为什么会早泄?男人早泄的

    口述:那一夜我把第一次献给了堂

    TOP热文

    图库

    • 奇闻

    • 生活

    • 幽默

    猜你喜欢